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校园小混混的惩罚
校园小混混的惩罚

校园小混混的惩罚

郭鹏正逍遥自在的在江兰中学的小树林里叼着香烟,悠哉悠哉的等着他的狐朋狗友。身边的一名十五六岁的染了两绺黄头发,化了很流行彩妆的俏丽娇小女孩儿正十分崇拜的偎在他怀里,好像依靠着一座靠山……女孩儿下身的牛仔裙子很短,几乎露出了半个青涩雪白的屁股,隐约还可以看到双腿间的白底内裤……江兰四中是省里的第一重点中学,是一所从初中到高中附带技术高职的综合性中学。由市政府在兰江支流划分出一大片绿地统筹规划的教育用地,与整个城市隔着一条街都划成了步行区域。既风景宜人,又安静美丽;与城市喧嚣隔离,又包含在城市之中。整个校园教育环境在全国都是排得上的。


  当然这个学校无论从师资力量还是学员招收都有着严格的选拔规定。然而就是再严格的规矩也不是绝对的,到这所中学读书的除了学霸,就是非富即贵的富家子弟。


  长此以往,就形成了百分之九十和百分之十的好学生和问题学生的两派。好学生品学兼优,问题学生打架斗殴,往往是百分之九十的招惹不起这百分之十,经常被欺负得很惨。但是学校方面并不担心,因为升学率依旧是百分之百,尤其那百分之十,从来没有听说谁落榜过。


  这个时间段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晨练的老人也都纷纷散了,学区的小树林里静得一个人影都没有。


  郭鹏捻灭了手里的烟,伸在女孩儿裙子里的手在那娇挺的臀肉上拍了一巴掌,随意的吩咐:「徐娇,一会田胖子他们把人带过来的时候,你就回去上课。……我们要修理她们仨,你在场不方便……」「我就不~ !……我还要看着你给我出气呢。……再说,你还真要在这儿上她们啊?……也不怕出事儿?」小女朋友紧绷着娇小的小脸蛋儿,有点不乐意又有点担心的紧拽着郭鹏的牛仔服衣襟。


  「操~ !……架也打了,人也灭了。……二刘儿都特么怂成狗了,当场告饶儿再也不敢在我地盘儿混,他们的马子,不玩白不玩。……这三个浪货那天不还很叫嚣着跟我装B吗?看我今天怎么玩死她们。」徐娇自豪的把身体靠在小男朋友身上,在他脸上娇羞的亲了一口,崇拜的说:


  「大鹏,你真厉害。……二刘儿在技校也算有名的能打,昨晚让你揍得跪在地上求饶。……你们要是灭不了他们,我都不敢来上学了。……不过一会儿那三个妞儿要是不服软怎么办?」「不服软就揍,……我就不信三个丫头片子还敢在我面前嘴硬。……不过你要不走,我一会儿玩她们,你可不许吃醋?」「靠~ !……我徐娇会吃那三个小骚货的醋吗??……我知道我老公最疼我了。」说着,徐娇又把娇小发育得不错的身体靠在男友怀里。


  郭鹏得意的搂着小女友,想着昨晚引以为傲的一战,与老师了解情况不同的是,双方争执乃至大打出手的真正起因并不是为了早恋争抢女友。


  而是放学后在学校旁边咖啡馆里等他的徐娇,被江兰技校的校花叫杨妩儿的女孩儿欺负了。


  谁不知道那个咖啡馆靠窗最好的位置是他大鹏预留的,对方竟然敢叫徐娇马上滚蛋,说过一会儿那个技校学生头二刘儿要跟杨妩儿在这里约会,于是两个女孩儿针尖麦芒的掐起来。


  郭鹏赶到的时候,娇弱的徐娇已经让那美貌的杨妩儿和流里流气的两个女孩子扇了一记嘴巴,正在捂着脸哭……是可忍,孰不可忍。膀大腰圆的郭鹏三两下就让三个女孩子尝到了厉害,然而听风赶过来二刘儿带着三个「跟班」就跟郭鹏叫上板了。


  郭鹏早知道二刘儿,两个小团伙虽然名义上是一个学校的,但是江兰中学的学生根本看不起江兰技校这群没前途的「差生」,就仿佛天生就高出他们一等;而技校的「差生」也光脚不怕穿鞋的,所以每年打架事件是层出不穷。


  不服,吵嘴,叫板,约架……事情就这么捣腾起来。双方说好,不找学校,不报警,一决雌雄,输的一方从此不在这片儿学区里混,见面都得绕着走。


  夜黑人静,江边沙滩,郭鹏带着田胖子,高大膀为首的十几个同学弟兄,跟对面二十几个人就动上了手。


  郭鹏事先早有准备,在郭云鼎公司的建材检测室里,偷偷摸得十几根直径18,二尺来长的钢筋头,那东西打起架来又狠又趁手,比起对面拿得刮刀,木棍,铁腰带等杂牌家伙可有效的多,加上心又齐……结果,一场混战……


  当场就撂翻了十几个,还有几个跑了。为首的二刘儿让郭鹏一顿钢筋抡得是「鸡飞狗跳」,加上郭鹏「家传」的「窝心脚」,直把他打得跪倒求饶,倒是算二刘儿见风认怂得快,只是鼻子窜了些血。除了逃走的,算是没受什么「重伤」。


  郭鹏这边,除了两个被三棱刮刀划伤胳膊的,基本就是完胜。


  郭鹏正在回忆着昨晚的得意之作,就见远远的田胖子和高大膀押带着三个女孩子朝小树林这边走了过来。


  三名女孩子其实长得都不错,前撅后翘的都属于江兰技校校花级的美女。只是技校没有正规学校里管得那么严,头发都留到及腰,烫成直发,本该青春秀丽的小脸蛋上都过早的涂抹了一层彩妆,带出了那么一股早熟的风尘味儿。


  如今三名女孩子都低头耷拉甲的,象三只斗败了的小母鸡,有点畏畏缩缩的跟在田胖子后面,走到郭鹏面前。


  旁边的徐娇看到最前面的杨妩儿就气不打一处来,早飞扑过去,不由分说就在杨妩儿美丽的脸蛋上左右开弓抽了几个清脆响亮的嘴巴。扇得女孩儿白净的脸庞瞬间就红润了起来,而挨打的杨妩儿硬是仰着脸挺着挨了,不但没还手,连抬眼瞪一下的反抗勇气都没敢。


  就听徐娇用她尖细的嗓子,指着杨妩儿的鼻子骂着:「操你妈的,小骚货~ !


  ……还敢动我??……你不是挺牛B吗?……那天不是叫嚣着要收拾我吗?……你再装B呀~ !再拽啊!……操你妈的!一会儿让你给姑奶奶舔屄!」边说着便开始朝着三个女孩儿连吼带骂,拳打脚踢……校园里动手也是有他们的「规矩」的,女生动手打人,只要对方不还手,男生一般是不会出手的。所谓「好男不跟女斗」,但是只要挨打的女生一还手,男生出手就不算欺负女孩子。


  郭鹏一看就知道这三个丫头是知道「规矩」的,也知道三个女孩儿在校外给二刘儿他们当马子,不是一天两天了,看样子也知道她们根本不是什么好货。


  如今替她们出头的人也被自己灭了,落在他手心里,简直是想捏扁就捏扁,想搓圆就搓圆,根本不用急着修理她们。同时他也压根不想管徐娇怎么出气,只是抬手叫过铁哥们田胖子,问明打架后的情况。


  「大鹏,没事儿,你放心。……对面几个断了肋骨的,三个手脚骨折的,还有两个打破头了,今天早晨也没事儿了,好像是什么轻微脑震荡。……没有重伤的,都特么在医院趴着呢。」郭鹏心里并不傻,一大早就打发田胖子装作同学去医院盯着那边,看有没有出大事儿,见问题不大,就放了心问:「我们呢?……」「韩龙,超平两个手臂划伤缝了几针。就是振国那二货不知道小心,让人在大腿上捅了两刀,怕是要休息一周两周。这货每次打架就知道冲,玩命似的不知道躲着。……这三个妞今早还想躲着我们,被高哥在技校后门给堵着了,就把她们带过来了……」郭鹏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看着徐娇那边好像也打累了,三个女孩儿都让她「教训」的哭哭啼啼,却只是护着身上要害挨着,没有一个敢还手的。旁边高大膀想帮忙,却碍于「规矩」,急得直搓手。


  郭鹏走了过去,对着畏缩的蹲在地上的杨妩儿动人的屁股就是一脚,呵斥道:


  「都他妈给我站起来,装B时候的嚣张气焰呢?……都就饭吃了?」杨妩儿抹着眼泪儿和两个女孩儿怯生生的站直了身子,偷偷瞄了眼一脸横肉的郭鹏,又都低下脸去。


  「你们刚才可能也听到了,我的两个弟兄也受了伤,还在医院躺着呢。……妈勒匹的,事情都因为你们三个引起的,……说吧,这笔账怎么算。」郭鹏流里流气的学着古惑仔的样子,牛逼哄哄的教训着三个十五六岁大的女孩儿。


  杨妩儿强作镇定的看了郭鹏一眼,可怜兮兮的求饶:「大鹏哥,……我们知道错了,是我们不识泰山。……二刘儿也服了,……你就饶了我们吧?」郭鹏抬手捏着女孩儿的下颏,看了眼女孩儿被吓得不轻的脸,恶狠狠的说,「少他妈跟我装可怜,那天你打我马子,欺负人的时候怎么不求饶呢?……操你妈的,贱货!」说着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杨妩儿脸上。然后根本不看被打倒的女孩儿,对着田胖子和高大膀吩咐:「冤有头,债有主,……这三个贱货,每人扭折两根手指,再在她们脸上留点记号,……就算两清了,让她们滚……!」高大膀在旁边看半天了,早等得不耐烦了。听老大发话了,早冷笑着过去,拽过一个女孩儿的手,就掐住她白脂一样的小手指,轻轻一扭……「啊……!……妈呀……!……不要啊!!疼……!……鹏哥,饶了我吧!!!」女孩子虽然出来混了很久,哪受得了这个,杨妩儿为首得听大鹏说要扭断她们手指还要划花她们的脸,早吓得魂不附体,三两步爬到郭鹏脚前,跪着磕头求饶:「鹏哥,……我们错了,……别划我们的脸,我们不敢了!~ ……求求你,饶了我们吧!……我们服了,别扭断我们手指了。」其实郭鹏也就是吓唬她们三个,逼她们就范,弄伤她们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他哪能干这种傻事儿。见杨妩儿三个真的怕了,嘲讽的问她们三个女孩儿:


  「那这事儿总不能你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算了吧?……我总得给我受伤的兄弟一个交代。……你们说,怎么办?」杨妩儿看郭鹏放缓口气,没下死手,象抓着救命稻草一样,改口道:「鹏哥,……以后我们三个跟你混,……你罩着我们,就没人敢欺负我们了,行吗?」「跟我混?……靠!……你什么时候看江兰中学本部的带着技校的混了?再说,我罩着你们,凭什么?……」杨妩儿回头看了眼吓得脸无人色的另外两个姐妹,只好可怜兮兮的哭着说:


  「我们……让鹏哥你……上……上我们,……我们陪你睡觉,随你怎么玩,……还不行吗?……呜呜呜……」郭鹏心里好笑,却故意板着脸,反问道:「就你们三个骚货?……操!这可是你们自己说的,……我可没强迫你们啊。」杨妩儿知道郭鹏有个小女友徐娇,还怕郭鹏看不上她们,连忙凿补说:「是我们自己愿意跟着鹏哥的,不是强迫的。……唐玲,冬梅你俩说话呀!」那两个叫唐玲和冬梅的女孩儿哪敢犟嘴,长久以来都听杨妩儿的习惯了,再加上怕挨打受伤,连忙都表态说是自愿的。


  「那你们三个就跟我过来,让我操爽了,就收你们入伙,……徐娇!过来,教教她们是怎么挨操的~ !」说着就把杨妩儿拉起来,隔着裙子就在她发育得挺翘的小屁股上摸了一把。杨妩儿根本没想着抗拒,任由郭鹏摸着屁股,往树林深处走去……郭鹏把三个战战兢兢的女孩子带到树林里一颗半人抱的大枫树下,正想着怎么玩弄这三名小美女。徐娇从后面跟过来,带着酸酸的口气,命令着:「便宜你们三个骚货了!……都把下身脱光,双手扶着树,屁股都给我撅起来,让我老公挨个操……我老公最喜欢从后面操了。……」杨妩儿穿的裙子,不敢跟徐娇叫板,只好伸手到裙子里把内裤褪到腿弯上,又把裙子后摆撩了起来,露出圆润的白屁股,双手扶了树,羞答答的撅了起来。


  唐玲和冬梅都穿的校服运动裤,解裤带时候稍微慢了点儿,徐娇过去抬手就是两巴掌,骂道:「卖屄的骚货,……脱这么慢干嘛?……不乐意啊??……让我老公上你们,是你们的荣幸。……不听话,以后让人轮死你们!」两个女孩子哇的一声哭出来,更不敢反抗了,只得乖乖把运动裤和小内裤一起褪在腿弯处,双手扶着树,把屁股撅了起来……「哭尼玛屄……!给我闭嘴!……啪~ !啪~ !……」徐娇抬手就在唐玲和冬梅撅起来的屁股上扇了两巴掌,又在她俩腿间小嫩屄上掐了一把,「腿分开,……并拢这么严实干什么?骚屄见不得人吗?」两个女孩子无奈,只得把腿分了分,两枚娇小的屁眼儿和下身可爱的小嫩屄就暴露了出来。徐娇很喜欢指颐气势,操纵命令别人的感觉,满意的扒开杨妩儿发育得有些丰满的屁股,在她屄上拍了拍,然后揉搓着杨妩儿的一片小阴唇,看着她渐渐湿润的阴道,高兴的说:「操,真骚……!……一玩就出水,……说,你是不是个骚货?」杨妩儿一边忍耐着徐娇的羞辱,哪里敢得罪她,只好应道:「是。」「你是什么?」「我是骚货。……」


  徐娇又玩了会儿唐玲和冬梅的小屁股,吩咐道:「你们三个骚货记住了,……以后带你们来小树林,就是现在这个挨操的姿势,……摆的挨操姿势不对,就得挨揍,记住了吗?」三个女孩被羞辱得眼泪含在眼眶里,都只能回答记住了。


  徐娇摆手招呼在旁边看她调教的郭鹏,笑着说:「老公,狠狠上她们三个,……把她们都操哭,……让她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男人。」郭鹏早就看得裤子里鸡巴梆硬,解了腰带,迫不及待的把家伙掏出来,走到杨妩儿身后,抚摸把玩她圆润雪白的屁股。发现杨妩儿紧张的直哆嗦,就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骂道:「我还没操呢,你哆嗦个毛线?……不想让我玩啊?」「没~ ……没有,求鹏哥轻点……我……」郭鹏哪里理她,用鸡巴挤开杨妩儿两片粉嫩的阴唇,找到窄小的阴道口,狠狠的捅了进去。


  「啊……!……疼!~ 」


  郭鹏掐着杨妩儿屁股上的肉,轻轻拍了拍,开始在女孩儿娇嫩的小屄中猛烈的抽送,感受着阴道中嫩肉的摩擦的快感,「这么多骚水还疼啊?……小屄倒是挺紧,……说!哥的鸡巴粗不粗?」「……粗!」


  「大不大?……」


  「……大!」


  「哥操得你小屄爽不爽??……啪~ !嗯?」


  「爽……!……呜呜呜!」


  杨妩儿被郭鹏凶猛的撞击操得哭了起来,还要忍受这个大男孩可怕得拍打屁股的大手,被动的回应着。


  「那你哭尼玛屄呀??……不乐意给我玩啊??」「乐意~ ……乐意给鹏哥玩!~ !……」徐娇看郭鹏那边操上了,她在一边看着有点无聊,又有些蠢动,就说:「老公,……你先上她,这两个我玩玩呗。」说着就有点好奇的摆弄可怜得一动不敢乱动的另外两个女生下身还不是很茂密的阴毛。


  郭鹏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


  徐娇更来了兴致,在那个叫冬梅的身材微胖的女孩儿大腿上掐了一把,命令着:「你!……去给我爬到那棵树那儿边去。……屁股撅高点,屄亮出来。……看你骚的,小屄都流水儿了。……咯咯咯。……」徐娇从地上拣了根手指粗细的树枝,在冬梅赤裸的屁股上、大腿上不轻不重的抽打着驱赶着冬梅来回爬动。活脱脱把自己当成了放牧的小牧羊女,只要女孩儿爬得稍微慢了,不是一脚踢过去,就是一树枝狠狠打在屁股的嫩肉上,「腿不会分开点儿啊?……还挺害羞的,……屁眼儿呢,看不到屁眼儿了。……爬动时候再不把屁眼儿给我露出来,小心我抽死你!」那个叫冬梅的女生被迫撅着白皙的屁股,分开大腿把菊花屁眼儿充分的暴露出来,顾不上地上的树枝野草划在身上阵阵痒痛,在几棵树间的草地上来回爬动着……打在屁股上的疼痛虽然不难忍受,但是这种羞辱感使得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徐娇又从随身小包里掏出一支唇膏,翻开还撅在那儿,双手扶着树的唐玲结实紧绷的屁股,在她的小屁眼上戳弄了起来。


  「看我对你多好,用我的唇膏给你通菊花。……你害什么怕呀,我又不会吃了你。……屁股再撅高点,……你躲什么,找抽吗?」说着一面抽打着女孩的臀部,一面把那唇膏的金属管插了半只在唐玲的肛门里,唇膏的外壳已经被紧缩的菊花牢牢的夹住,徐娇又用力的往肛门里塞了塞,「给我夹紧了,……去,你也爬过去。……把我的唇膏夹住了,掉出来我可是要惩罚的。」唐玲瘪着嘴,不敢违背徐娇,只好学着冬梅的样子,四肢着地慢慢的向冬梅爬了过去。


  「你俩爬得太慢了,一点都不好玩。……这么办吧,我喊一二三,都爬到我这儿来,先到嬴的人抽输的五个大嘴巴。……快点,一……二……三!」唐玲和冬梅听见输得要挨打,都急忙用力的往徐娇这里爬,奈何唐玲肛门里还夹着支光滑的唇膏,不敢用力,生怕掉了出来。结果还是比冬梅慢了一个身位。


  徐娇高兴了,指着落后的唐玲脸蛋就命令冬梅:「抽她!……五下啊,我要听到响,……听不到响声可不算。」冬梅为难的看了眼身旁的姐妹唐玲,不忍下手,「你抽不抽?……」徐娇拎着树枝就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冬梅裸露的白屁股。


  「我抽……我抽。」冬梅害怕的再不敢犹豫,抬起手用力的在唐玲的脸上扇了下去。


  「啪啪啪啪啪……!」


  冬梅怕打轻了徐娇说不算,五个大嘴巴打得挺响,唐玲被打得脑袋随着手来回的晃动,眼泪都被打得飞了出去。


  徐娇看她两个听话,才算满意,又在她的小包里翻了起来,找出了一支粗粗的眉笔,笔帽却是一个米老鼠头像,大约有杏子大小。米老鼠的两只耳朵圆圆的可爱的挺立在头上。


  「你们看,这是什么?」


  唐玲不知道徐娇要作什么,只能回答:「是……是只眉笔。」「不对吧?……我怎么看像是捅屄用的棍子。」「啊??!!……」两名女孩子不由吸口冷气。


  「啊什么啊?……我说是就是。……你说,这是什么?」徐娇指着唐玲问道。


  「是……是捅……捅屄的棍子。」唐玲回答时心里害怕,就忘了肛门里还夹着唇膏,那支唇膏的金属管很滑,一不小心就掉落了出来。


  徐娇小脸儿当时就冷了下来,低头拣起唇膏,看着唐玲冷笑着说:「谁让你掉出来的?……刚才我怎么告诉你的,你把我说的话当放屁是不是?」「没有……徐姐,我是……是不小心……我再重新塞回去,行吗?」唐玲吓得脸都变色了,赶紧求饶。


  「少废话,……不听话,就得受惩罚,看你以后还敢拿我的话当耳边风。


  ……你,抱住她,看我怎么给她捅屄的。」


  冬梅没办法只好从后面把唐玲抱住,唐玲到不是怕其他,就怕徐娇手没轻没重,那支米老鼠眉笔很可能就成为要命的刑具。


  「徐姐,……求求你了,饶了我吧。」


  「闭嘴!……那天你们在欺负我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要不是我老公厉害,在这儿掰着屁股让人捅屄的很可能就是我呢。……还等什么,挺过来!」唐玲被冬梅抱住,又怕徐娇生气下死手,只好抬了抬屁股,双腿分开,把下身的小屄挺了过去……徐娇看着唐玲下身小屄的阴道口很窄,两片阴唇若有似无,好像比她的下面的屄生得要好看些,更加不悦的吩咐,「把屄掰开,……给你捅屄,还等着我伺候你吗?」唐玲抖着手,把阴道口扒开,胆怯的露出里面水嫩嫩的屄肉,却被徐娇一把攥住上面的那撮阴毛让她避无可避。


  「看我对你多好,亲自伺候你……还不求我给你捅小骚屄??……」「求徐姐捅我的小骚屄,……徐姐,我以后全听你的,求你轻点。」唐玲眼圈都哭红了,挺着屁股,眼看着徐娇把「米老鼠」送入她小小的紧窄阴道里,只感觉那米老鼠的两只耳朵刮得屄里面生疼……徐娇咯咯的冷笑,突然发力,狠狠捅弄着道:「轻什么轻~ !……轻什么轻!


  ……我偏要用力捅。偏要玩死你。」


  「啊……!……啊……!……徐姐~ !饶了我吧!……啊~ !」唐玲眼睛睁睁的大大的,看着那眉笔,在她的小屄里一下一下的进出,刮出一股股淫水。


  「哎呦……!……看这水儿流的,兴奋了吧??……说!你是不是发骚的贱母狗!」唐玲被她捅得欲生欲死,伸着手,想抓住捅屄的徐娇的胳膊,又不敢,委屈的胡乱答应着:「是……!……我是发骚的母狗~ !……徐姐,求求你,别捅了……别捅了!」「我捅得你爽不爽?」


  「……爽~ !」


  徐娇看唐玲痛苦得撑在地上的两条腿直哆嗦,身后冬梅露出不忍的表情,停了手,对着冬梅咯咯冷笑,问道:「捅她,没捅你,想要了吧?」对几乎瘫软在地上的唐玲骂道,「给你个表现的机会,……把它拔出来,给你姐妹也捅捅小屄。」「啊?!……徐姐,不要啊!」冬梅吓得差点尿了出来。


  「不要什么不要~ !……快点捅,两条骚母狗。」……郭鹏这边看着徐娇恣意的报复着两个女生,虽然觉得有点过分,但是感官上更加刺激兴奋,一面享用着杨妩儿紧致的小屄,一面拍打着她圆润的屁股,顶动间更加的用力了,两个卵蛋打在杨妩儿阴户上啪啪的响。


  操了几分钟,杨妩儿渐渐适应了男人的侵犯,开始低声的呻吟。


  郭鹏象是想起什么似的,掰开杨妩儿两片臀肉,把那枚紧皱的小菊花屁眼儿露了出来,伸出中指,沾了点杨妩儿的淫水,就开始揉搓玩弄她的肛门。


  杨妩儿敏感的哼唧了一声儿,小屁眼害羞似的蜷缩了一下,刺激得郭鹏用力把整只中指都一下塞了进去,疼得杨妩儿咬牙冷哼了一声。


  「一会让哥玩一下肛门,好不好?」


  「……好。……鹏哥,我后门还没给人玩过,……以后,以后你对我好点儿,行吗?……」「你放心,以后没人敢在江兰这片欺负我的人。……来吧,看哥给你爆个菊……」说着,郭鹏拔出火热的鸡巴,顶在女孩儿娇嫩的小屁眼儿上,慢慢用力的压了上去,捅入整只鸡巴……「鹏哥……!……鹏哥!~ ……疼!……轻点……!」杨妩儿扭动着软滑的屁股,求郭鹏温柔点。


  可惜郭鹏本就是哄她,之前每次想跟徐娇玩肛交的时候,徐娇都抵抗着嫌疼,不让他操得痛快。眼下这个女孩儿虽然长得不错,但是郭鹏可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难得有个可以随便操的美女,只管自己发泄是真的。


  所以他根本不理杨妩儿的哭叫,牢牢按住撅在他胯下的这只肉肉的屁股,用力的进出着那枚小小的肛门,甚至在女孩子痛苦的哀求声中得到了从没体会过的施虐的快感。


  如果郭云鼎在场,一定感叹他这个侄子恐怕和他一样有着淫虐的基因。


  不知道是被操得没有了力气,还是在男孩的暴力下习惯了凶猛的肛交,杨妩儿低着头,双手用力的扶着老枫树,急促的喘息着,放低了哭叫,只是还不时的在郭鹏蛮横的鸡奸中痛苦的痉挛一下……郭鹏一边操干着美女的肛门,回头再看徐娇时,见她把唐玲和冬梅又拉了过来,命令两个女生靠在树上,抬高一条腿抱在臂弯里,露出阴毛下两条稚嫩的肉缝,肆意凌辱玩弄着。


  徐娇留得修长的贴着小五角星贴片的长指甲,粗暴的捅弄进出着冬梅里的嫩屄,看着女孩子呻吟着一股股淫水淌了出来。


  旁边的唐玲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所以阴唇虽然娇嫩却有点黑,被徐娇一口咬定是被男人上的次数多了的黑木耳,烂货。


  她一边狠狠的用指甲掐拧唐玲的阴唇,时而还在她的小屄上抽一巴掌,逼问唐玲让多少个男人上过。


  唐玲当然哭着不肯承认,徐娇就残忍的把指甲捅入到唐玲的阴道里,用力抠挠小屄里面的嫩肉。疼得唐玲一边求饶,一边疼哭。


  「徐姐……!……求求你,饶饶我吧。……疼……别掐小屄了……小屄里面疼……!」徐娇玩得正高兴,哪里管她死活,娇斥说:「哭尼玛勒个屄……!……给我闭嘴!……这就受不了啦?……我老公比我还喜欢玩母狗,一会儿教教你们仨怎么当母狗,用狗屄伺候男人,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一边喝问,一边使劲的用修长的指甲掐女孩儿的阴唇。


  郭鹏看着徐娇越玩儿越过分了,唐玲的阴唇上已经被她蹂躏掐拧得红肿不堪,被指甲划过的地方隐隐现出血痕。真弄出事儿来不好摆平,不自觉抬手给了徐娇一巴掌,怒骂道:「有你这么玩儿人的吗?……你那指甲,尖的跟刀子似的,掐你自己的屄试试,受不受得了?」徐娇正在兴头上,被郭鹏打得一愣,可爱的小嘴从上扬,到瘪起,到慢慢下垂,「咧~ !」的一声哭了出来。


  「操你妈的,死郭鹏……!……有了新的就忘了我了?……还为了这两个骚货,打……我……!……哇……!……我不管了,以后别来找我……!」哭骂着,扭头就往学校跑去……郭鹏没想到自己一巴掌把徐娇打跑了,抬手看了看,也不理她,拔出杨妩儿肛门里的鸡巴。把三个女孩子往一起拢了拢,在唐玲结实的屁股上摸了摸,叹着气说:「你鹏哥对你们好不好?……为了你们三个,把老婆都给揍了。」杨妩儿、唐玲、冬梅三人没想到郭鹏真的这么仗义,今天徐娇虽然玩的过分,但是杨妩儿她们三个也曾经这样欺负羞辱过学校里其他女孩子。


  而郭鹏为了她们竟然不惜跟徐娇翻脸,看这情形以后跟着郭鹏混,还不一定是谁祸害谁。哪天能把郭鹏勾搭争取过来,反身收拾调教徐娇也不一定。


  特别是唐玲,刚挣脱徐娇「魔掌」,松了口气不说,竟还有几分被男孩子保护的温暖,便索性放下自尊,腆着脸讨好郭鹏说:「鹏哥,你对我们真好。……你操我呗~ !,别看我长得黑,就只让两个男人上过,你是第三个,真的。」其实唐玲并不黑得难看,只是皮肤小麦色,还弹性十足。郭鹏被她说得来了兴致,再不去想抛开的徐娇,分开唐玲的屁股,挺着阴茎就捅进她的小屄里,感觉阴道里紧窄难行,温软湿润,哪里是残花败柳了?忍不住开始大力捅操……杨妩儿和冬梅侧眼诧异得看了唐玲一眼,没想到这小丫头这么骚。刚才还被玩得要死要活,这么快就投降过去,她们自问也不比唐玲长得难看,怎么甘心落了下风。


  都双手扶着地,扭着小蛮腰,把屁股凑了过去,在这个大男孩腿上磨蹭……「鹏哥,……我奶子大,一会儿给你乳交好不好?」「鹏哥,……我口活儿好,一会给你吹出来,你还可以射在我嘴里。……」……郭鹏毕竟也才十五六岁,哪见过这种红粉阵势。兴奋得脸色通红,一面奋力的抽插着唐玲的小屄,腾出手来左右袭上杨妩儿和冬梅的屁股,在她们股缝儿里玩弄着……一会儿抠摸几下湿乎乎的嫩屄,一会儿捅弄几下娇小的屁眼儿菊花,弄得女孩子高一声低一声,娇媚的呻吟,……堪堪得是有些忙不过来了。


  郭鹏在唐玲的小屄里狠狠的又进出了百十下,生生的捣弄得小女生淫水变成了乳白色的泡沫。才恋恋不舍得抽出了鸡巴,感觉有点要射出来,却不肯放过旁边的冬梅。挪过身去,扒开冬梅的屁股,看到她的肛门红红的,只有几个褶皱十分可爱,就把着鸡巴顶了上去,要玩弄这只诱人的小菊花。


  冬梅是那种胖呼呼有点肉的女生,屁股在三个女学生中相对肥大,幽深的股缝被掰开到极限,紧张得她浑身泛起一片片可爱的小疙瘩。冬梅以前和男友有过肛交经验,见郭鹏要弄后门,也不喊疼,咬着嘴唇讨好般的任由郭鹏捅操。


  郭鹏插入前,已经沾了不少女孩儿的淫水润滑,感觉进入这只屁眼儿并没有特别的困难,难得的是女生既不哭也不叫,就放开手痛快的操弄……每次都把阴茎抽出到只剩半个龟头,再狠狠的全根捅插进去,大力的抽送撞得冬梅肥厚的屁股啪啪得作响。


  「哦……!……哦~ !……鹏哥,小屁眼儿要被你玩坏了……!」郭鹏在冬梅淫叫声中,终于射出了他今天第一次精液。死死按住女生的屁股,在那小小肛门里足足喷射了七八秒,才满足的拔了出来……「操你妈的……真爽~ !……刚才谁说口活儿好的?快给我吹起来,我要再爽一次~ !」「……」


  十几分钟后,郭鹏志得意满的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后面不远跟着杨妩儿三个女孩子,她们好像都变得非常腼腆了,脸上看不出被玩得很惨样子,泛着潮红,更象是被深深的满足过了一样。


  这十几分钟里,在杨妩儿纯熟的口交技巧下,郭鹏的大鸡巴很快就再次挺立起来。这回他命令俯首帖耳的三个女生都脱光了衣服,摆出各种羞人的姿势,轮流捅操着她们前面的小屄和后面的菊花,亲咬把玩她们的乳房,拍打她们的屁股……把三个女生都操得心服口服。


  最后还是在冬梅坚挺的乳交中再次喷洒出浓浓的精液,射得女孩子脸上,鼻子上,眼睛上……到处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