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和我妈妈的故事
我和我妈妈的故事

我和我妈妈的故事

(一)

  我父亲是部队的连长,在一次民兵训练中死了,那时我只有15岁,虽然我当时还很小,但还是看得出周围的人都在打我妈的主意,可是我妈却怎麽也不肯改嫁,硬是要一个人带大我。

  我记得我和我妈的第一次是发生在我读高中的时候,那时我差不多快满19岁了。那天是6月7日,是我妈的生日,我家来了很多的人,都是我妈生意上的朋友和我爸生前的部队的领导和战友。这天闹的很晚,我妈也喝了很多的酒,大概到了午夜12点大家才回去,我把妈扶进了卧室,跟着把桌子和房间收拾了一下就回房睡觉去了。

  到半夜的时候我突然想要上厕所(大概是饮料喝多了),可是我刚刚走出房门,发现浴室的灯亮着,我觉得很奇怪,就走过去。这时浴室的门忽然开了,我吓了一跳,慌忙躲到冰箱後面,这时我看见我妈从里面走了出来,我这才舒了口气。正准备走出去,忽然发现我妈的步伐有点奇怪,看起来好像不是很稳,我马上又缩了回来,一直等到我妈回房了我才出来,满脑子疑问的进了厕所。

  回到房後我就一直睡不着,刚才的情形一直在我脑子里闪烁着,我想该不会是妈妈刚才不小心摔了一下吧,想起刚才妈妈喝酒的情形,我更加肯定了,我马上起了床,朝妈妈的房间走了过去。

  妈妈房间的灯没关,门也是虚掩的,我悄悄的从门缝里朝里看,我看见我妈坐在床上,似乎正在拿什麽东西塞在小穴里,我的鸡巴一下子硬了起来,大脑也直发涨,我马上跑回了房间。

  我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大脑里一片空白,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听见我妈在叫我:「小崆,刚才是你吗?」我不敢回答,马上用被子将头盖住,装做睡着了,「小崆?」妈妈走了进来,「你睡了吗?」妈妈走到我的床前,坐了下来,我脑袋直发麻,妈妈用手掀开了我的被子,我直发抖,这时我听见妈妈在笑,我感到很奇怪,便条件反射似的睁开眼看了我妈一下,这是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我的鸡巴还直挺挺的树在那,我的脸一下子红了,妈妈仍然在呵呵的笑:「刚才你都看见了吧?」我知道瞒不住了,就点了点头,妈妈突然躺在我旁边,用手梳了梳我的头发说:「你以前看过吗?」我连忙摇头:「没…没有。」

  妈妈又呵呵的笑了起来:「那你还想看吗?」

  我又搞不懂妈妈是什麽意思了,只有一声不吭的坐着,这时妈妈翻了一下身子,骑在了我的身上,我不敢擡头,妈妈往後移了移,把我的裤衩脱了下来,然後又用手抓住我的鸡巴,「如果你想看的话就自己动手脱了妈妈的衣服!」我发了疯似的撕扯着我妈的衣服,一瞬间我妈就赤裸裸的躺在了我的面前,我并不是第一次看见我妈的裸体,因为我从小就有和妈妈一起洗澡的习惯,而且我也有过好几次看见我爸妈做爱的经历,但这次不同,我觉得今天的妈妈似乎特别的漂亮。

  我欣赏着妈妈的每一个部位,妈妈高耸的乳房随着她的呼吸而起伏不定,还有她那毛浓浓的阴户,每一个部位都刺激着我。而妈妈这时却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但很快她就回过了神,用她那只剩下淫荡的目光看着我,嘴里不断的喘着粗气。我从前看过的A片镜头在我大脑里不断的闪烁着:我受不了了,今天晚上我一定要干死她的!!!

  我先稳定了自己情绪,然後趴在妈妈的身上,我感到妈妈的身体颤抖了,我和妈妈疯狂的吻着,还时不时的咬到对方的舌头。妈妈紧紧的抱着我,我用力的撮捏着妈妈的奶子,用指甲刮着她的乳头。

  突然妈妈把嘴移开了,再一次用手抓住我的鸡巴,「小崆…快插我…我求求你了…快点插妈妈…妈妈受不了了。」妈妈带着无比哀求的目光看着我,「妈妈要鸡巴…小崆插妈妈…」我的鸡巴已经涨的发疼了,我连忙把妈妈的手打开,把她的双腿搭在我的肩膀上,我用手往妈妈的阴户里插了一下,已经全湿了,这时我才发现妈妈屁股底下的毯子已经是湿漉漉的一片了,我来不及多想,拿起鸡巴对准妈妈的小穴一阵猛插,「插死你!插死你!插死你!插死你!」我一边挺着一边喊道。

  妈妈脸上充满了陶醉表情,她的奶子也被我干的晃个不停,「干我…干我…啊…小崆…鸡巴…干…啊…」由於我是第一次,所以几下猛烈的冲击之後,一阵超爽的快感冲上了我的脑门,「噗……」,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妈妈小穴里。

  我趴在妈妈的身上,鸡巴仍然留在她的阴户里,我的手揉撮着妈妈的奶子,妈妈用手抱住了我,下身不停的向我耸着,看来妈妈还没有满足。我的性慾随着妈妈的挑逗,越发旺盛了,鸡巴又蹭的一下挺了起来,妈妈的大奶子再一次由於我的冲击而上下晃动了起来。

  我用手抓住妈妈的两个奶子用力的掐着,後面还不停的插着她,妈妈除了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咛声之外已经什麽也说不出来了。我为了能够在干我妈的同时更好的欣赏她,我在她的面前放下了一面镜子,这样,我就不但能够一边玩弄着她的奶子一边干她,还可以欣赏她那陶醉的表情。

  妈妈那略带痛苦的表情刺激着我的神经,又一阵快感袭来了,我连忙趴在妈妈的背上,一只手死死的抓住妈妈的奶子,再腾出一只手抓住妈妈的头发往後拉,妈妈也因为被我扯住了头发而不得不仰起头来,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痛苦了。

  「啊啊啊啊啊…干死我!干死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全身也颤抖了起来,我的鸡巴就在这时似乎被什麽刺激了一下,又一股浓浓的精液喷进了妈妈的子宫这一次妈妈似乎也很累了,趴在那一动不动的喘着粗气……

(二)

  昨晚干得太累了,我一直睡到中午才醒过来,鸡巴有点疼,妈妈不见了,我开始怀疑晚是不是在做梦,可是妈妈的内衣还在我床上。

  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我今天还要上课,我急忙爬了起来,穿好衣服之後就直奔厨房,希望能够找点东西填下肚子,这时我看见妈妈从厕所里走了出来,「你也醒了。」妈妈看着我笑眯眯的说:「我已经给帮你向学校请假了,今天你就别去了。」我低着头答应了一声,这时妈妈走进了厨房,「你也饿了吧,昨晚干的这麽凶,是该给你补补了,你先去洗个澡,我给你做点好吃的。」说完妈妈就开始做起午饭来,我也连忙退出了厨房。

  在洗澡的时候我回忆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但是很模糊,我又想了一下妈妈从昨晚到刚才的表现,我又觉得自己有一种被诱奸的感觉,可是我又有一种希望再干一次她的感觉,就这样我稀里糊涂的洗完了澡。

  妈妈已经作好了饭菜在等我,全是我喜欢吃的,可我现在脑子里只有妈妈那又圆又大的奶子和毛浓浓的阴户。妈妈看见我不吃饭就在那傻坐着,就说:「怎麽不吃啊?还在想昨晚的事吗?」我点了点头,妈妈又呵呵的笑了起来:「那你是不是还想再来一次啊?」我又点了点头,「那你要先吃饭啊,饿着肚子怎麽行啊。」说完妈妈就往我碗里夹了个鸡腿。

  我意识到妈妈已经答应让我再干她了,心里一阵窃喜,连忙拿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

  「我吃饱了。」我悄悄的瞄了妈妈一眼,妈妈看见我这样的表情,便说:「你先在客厅等我一下,让我先把桌子收拾一下。」大概过了十分钟,妈妈从餐厅走了出来坐在了我的身边,「小崆,我知道你很喜欢妈妈,但我现在有些事还是要先给你说清楚一点。」妈妈的表情有点严肃,我忙点头,妈妈抓住我的手说:「你还小,有些事可能不懂,但是妈妈要告诉你的是,你和妈妈做过的这些事绝对不可以告诉外边的人,不管对方是谁,也不管对方怎麽问你,你都不可以说,知道吗?」「这些我当然知道。」我心中想着,点了点头。

  「还有,你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我不希望这种事会对你的学习造成什麽负面的影响,希望你不要玩物丧志,要是这两点你都能够保证做到,以後你什麽时候乾妈妈都行,你能够保证吗?」我连忙点头答应,这时妈妈象放下了心,「好吧,你现在能告诉妈妈你怎麽知道从後面插穴的吗?」妈妈笑着看着我,一边用手去脱我的裤子。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说道:「是……是我从电影里学来的……」妈妈摸了摸我的脸说道:「不要那麽害羞,给妈妈拿来看看。」这时我的裤子已经被妈妈脱光了,我只好光着下身到房间里去拿录像带。我拿着录像带回到客厅,「就是这几盒。」我把带子递给了妈妈。妈妈拿起带子走到电视机旁,将带子放进了录像机,一段段淫秽的画面在电视机里晃动着,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连忙低下了头。

  妈妈这时却忽然关掉了电视转过身来,这时我看见妈妈的脸也像被火烧了一样,胸脯的起伏也变得很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瞪着我的鸡巴说:「小崆,你说妈妈和电影里的女的谁漂亮?」我连忙说:「是~是妈妈~」

  妈妈突然冲过来抓住我的鸡巴喊道:「那麽你干嘛还不过来帮帮妈妈?!」我的鸡巴突然一阵剧疼,我连忙用手抓住妈妈肩头,妈妈这时也发现有点过分,就将手松了松:「快点小崆~快脱了妈妈的衣服~快~」妈妈只穿了一件睡袍,里面连内衣都没穿,很快妈妈就一丝不挂的站在了我的面前,我一下子什麽顾忌也没有了,我将妈妈扳倒在地上,拿起鸡巴对着她的毛穴就是一阵猛插。

  「~啊~~啊~~~用力~操我~操~啊啊~~用力操我~~小崆~~啊啊啊~~」在我的阴茎猛烈的抽插着我妈的阴户的同时,我的双手当然也没闲着,妈妈的奶子已经被我抓的到处是一块块的红斑,我用手死死的掐住妈妈的奶头,用力的拉扯着。

  妈妈这时只剩下了「嗯~嗯~嗯~」的声音,身体象没了骨头似的晃动着。就这样抽插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我也泄了,妈妈的小穴里又一次塞满了我的精液。

  我靠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妈妈就爬了上来骑在我的腰上,一边用她那湿漉漉的阴户摩蹭着我的鸡巴,一边说:「小崆,呆会你就把你从电影里学到东西和妈妈玩玩吧,以前你爸就知道趴在我身上和我面对面的干,别的什麽都不会。」我心里正好求之不得,就说:「那你就先用嘴巴含住我的鸡巴,然後再用力的吸吧。」妈妈先是一愣,然後蹲了下去,她先闻了闻我的鸡巴,面上露出了难色,虽然好几次都尝试着去含我的鸡巴,但最後她还是说:「小崆,咱们还是换点别的玩吧,我不喜欢这样。」我尽了最大努力的去开导她,可我妈她却死活都不干,为了防止她生气,我也只好放弃了,虽然当时心里很不甘心,我就对妈妈说:「那你就面对着我骑在我身上来吧,我不动,你就像我干你的时候那样用力的坐我吧。」这一次妈妈很听话,把我的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之後就没命的坐,「啊~~~啊~~啊~好舒服~啊啊~~插~啊~~插死我~插死我~啊~插插插插插插插插插~插死我啊~~」我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於是对妈妈说:「不如我们把那个狗的姿势再干一遍吧。」妈妈答应了一句,然後再狠插了几下才把她的骚逼从我的鸡巴上移开。

  我让妈妈跪在地上,让她的两只手用前手臂撑在地上,这样一来她的屁股就翘的高高的,我用鸡巴在她阴户的外边摩擦着,挑逗着她,妈妈似乎已经经不起一丝的挑逗了,无力的哀求着我干她,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就在妈妈哀求我的时候,我突然操起鸡巴对准她的屁眼插了过去,只看到妈妈全身一颤,她慌忙转过头来惊愕的看着我说道:「你在干嘛?!」

  我没有搭理她,仍然用力的操着她的小屁眼,妈妈试图摆脱我的冲击,但是由於我死死的抓住她的腰部,她的努力失效了,只有苦苦的哀求我:「啊~~啊啊~~~别~别这样~~疼,疼啊~~求求你~小崆~~~妈妈的~~妈妈的屁眼好疼啊~~啊啊啊~~别~~啊~~~~」妈妈因为疼痛以至於身体开始东倒西歪,但着并没有引起我的同情心,她的痛苦只会增加了我的慾望,我的抽插反而更加猛烈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疼~~疼~~啊啊!别~啊啊啊~~求求你~~~啊啊啊啊啊啊!!!!!!」妈妈那因为疼痛而变调了的嗓音令我无比的兴奋,为了能够更好的玩弄妈妈的屁眼,我趴在了妈妈的背上,贴着她的耳朵轻轻的说:「你别太紧张,放松点就不疼了,习惯了後很爽的。」可能是太疼了,妈妈马上就照我的话做了,我感到夹着我鸡巴的屁眼松开了,机不可失,我猛的用力一挺,我的鸡巴插的更深了,妈妈的身体也开始发起抖来,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喊叫了,只有发出「呀呀」的低声,一时间整个客厅里只剩下我的腰部撞击着妈妈的屁股发出的「啪啪」声,和我为了使劲而发出的「嗯—嗯—」的声音。

  太爽了!!我的高潮又要来了!!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啊——」只感到妈妈的身体一阵剧烈的颤抖,我将精液全部射进了妈妈的屁眼里。妈妈倒在了地上,屁眼里的精液掺杂着血丝流了出来,一种狂喜和胜利的感觉涌上了心头,我也不行了,就倒在妈妈旁边睡着了……过了不久,我被妈妈摇醒了,原来由於长时间的抽插,妈妈的两腿发软,站都站不稳,再加上我那毫无预示的猛烈冲击,已经将妈妈屁眼戳破了,连坐都坐不了了。

  我站起身来将妈妈抱到她房间的床上,在药箱里找了一些软膏之类的药物先给她涂上,由於下午消耗的能量太多,我感到有点饿了,就把中午的饭菜热了一下,端到妈妈的房间里。

  妈妈笑着对我说:「你这个坏小子,想干妈妈的屁股就这麽硬来,害得我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以後你要是还敢这样,看我不打死你。」我连忙保证以後不会再这样,其实心里在松了一口气之余又是一阵的窃喜。

  吃过晚饭後,我就抓着妈妈的奶子睡着了。

  (三)

  我和妈妈就这样几乎天天在干,妈妈似乎迷上了肛交,每次做爱都叫我干她的屁眼,後来觉得应该保证每次的做爱质量,於是将做爱的次数减为每个礼拜2到3次,我为此每天早上做一个小时的运动,还加入了学校的运动队,最後弄巧成拙,破了一项学校的记录。

  我和妈妈就这样过了一个月,突然有一天妈妈对我说:「我怀孕了。」我一下子傻了,紧跟着心中一阵狂喜,我马上抱住妈妈,用力的掐着她的乳说:「太好了,这是我和妈妈的结晶,把他生下来吧。」妈妈看了我一眼,轻轻的推开了我:「这个孩子不能要……」我搞不懂了,妈妈回房去了,我一个人坐在大厅里,怎麽也想不明白妈妈为什麽不想要这个孩子……第二天妈妈把孩子打掉了,回来的时候带回了一台电脑,我感到很失望,不过听了妈妈给我解释了一下午後慢慢的也就接受了。

  由於我和妈妈当时都对电脑不懂,所以电脑成了摆设,直到有一天从同学那听说能从电脑上看黄色信息,对电脑一下子有了浓厚的兴趣。

  吵着要妈妈在家接了网後,就迫不及待的把从同学那抄来的网址打了上去,由於是第一次接触这麽全面的色情信息,弹出来的网页让我慾火狂升,可惜这时妈妈不在,害的我对着显示器乾瞪眼。

  终於听到了开门声,我冲到了大厅,妈妈正在关门,我抱起她的腰部,妈妈「啊」的一声,吓了一跳,连刚买回来的菜也掉在了地上,我由於已经失去了理智,把妈妈身上的衣服都撕碎了。

  我的鸡巴疯狂的摧残着妈妈的阴户,大概是因为我的出现太突然了,她的小穴里干干的,不过我并没有就此停下来,刚才网上的那一幕幕不断的刺激着我。妈妈背对着我,两手搭在门上,毫无反抗之力,我的抽插令她不断的惨叫,这就更加刺激我了,我的抽插更加的猛烈了……终於泄了,我和妈妈都坐在了地上,妈妈的阴户外面好像有点血丝,我用手指插进去试了一下,果然在流血,我连忙将她扶到沙发上。

  妈妈似乎并没有生气,她只是问道:「你今天是怎麽了,跟匹狼似的。」我故做神秘的对她说:「你等会就知道了。」

  吃过晚饭後,我把妈妈叫到了我的房间,将中午看的那个网站介绍给了她,妈妈果然是个荡妇,马上就开始手淫了,她的手用力的搓着她的阴户,呼吸也急促了,胸部快速的起伏着。

  我将妈妈的手拿开,对她说:「先别急嘛,还有更好看的呢。」说完我将从网上下载的乱伦的小说打开,那一段段淫秽的字幕令妈妈两眼发直,我的慾火也被撩了起来。

  我掀开妈妈的短裙,里面的内裤已经湿透了,我现在是连她的内裤也懒得脱了,直接扯了下来(这已经是我这一天撕掉的第二条了),拿起鸡巴就往里猛操。妈妈紧紧的搂着我,下身也用力的配合着我,我感觉好像不是我的鸡巴操她的小穴,而是她的阴户在干我的鸡巴~~「干我…小崆…乾妈妈…啊啊啊啊……啊…对…用力…快…啊……啊…再快点…啊啊…好爽……」妈妈不断的淫叫着。

  我将她按倒在床上,使出全身的力气冲击着她的骚穴,我的手也用力的拉扯着她的乳头,「干死你…干死你…操我妈…操我妈的骚逼…」妈妈的身体抖动了一下,像是泄了,她喘着粗气,用她那只剩下淫荡的眼神看着我说:「插屁眼…小崆…妈妈…妈妈的屁眼想要…」我会意的将她翻了过来,将她的屁股高高的擡起,先用鸡巴在她的屁眼周围来回的滑动着,刺激着她的慾望,妈妈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刺激,开始哀求我了:「别…别这样…求你了…小崆…妈妈受不了了…妈妈的屁眼好想被人插…我求你了…快点…快……」妈妈的痛苦就是我的快乐,我再刺激了她一会後,突然用力的一插,「啊——」随着妈妈的一声尖叫,我的鸡巴在她的屁眼里发了疯似的进进出出。我一只手紧紧的搂住妈妈的脖子,把她的身体弄成了一个倒拱形,另一只手用力的掐着她的乳头,似乎非要把她的乳头掐掉下来才甘心。

  妈妈也被我的卖力所感染了,用她那已经变了调的嗓音回应着我:「啊……好…好…啊啊啊啊啊啊…对…小崆…用力…啊……干死妈妈…啊啊……干我…干死我…小崆好棒…啊————」我泄了,其实在这次做爱中我有过好几次暗示妈妈帮我口交,但都没有成功,所以干完後我便满脸不高兴的坐在床头看着电脑。

  妈妈似乎看出了我的意思,便坐过来用手搓着我的鸡巴说:「别生气嘛,小崆,妈妈用手帮你还不行吗?」我没有理她,只是心里在想:「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的嘴来慰劳我的小兄弟!」由於受了色情网站的刺激,我和妈妈做爱的次数也增多了,每天最少一次,但是很快我就吃不消了。

  就这样又过了半个月,已经到暑假了,这天刚好是我的生日,妈妈到酒店去了,我家的酒店因为妈妈的妥善经营,已经成为当地最大的酒家了,除了部队的首长们以外,当地有权势的人都在我家的酒楼定点,为此妈妈还特意在搞了个娱乐中心供这些达官贵人们消遣。

  这天我起得很早,吃过早饭後就开始琢磨怎样才能让妈妈用口交的方式来为我庆祝生日。我打开了电脑,网上的小说根本就帮不到我的忙,他们的母亲似乎天生就会吹箫,没办法,只好看看其他的了。看了一上午,什麽鬼名堂也没看出来,这时妈妈打电话来要我去店里吃饭,我因为实在是懒得动,就拒绝了。

  在吃过午饭後,我闲着无聊就到了妈妈的房间里,希望能从妈妈的日记里找出她和爸爸做爱的记录来,在我正在翻着妈妈的抽屉时,我突然发现了一件平时没注意到的东西——一支手铐,我忽然想起在网上看过的一篇有关强暴的小说,里面好像也有提到手铐,妈妈虽然有很强的受虐心理,但我因为怕她忽然生气,所以从来没有真正虐待过她,而现在,我看着手里拿着的手铐,我决定赌一次!

  到了晚上,妈妈为我庆祝生日,完了之後妈妈想做爱,但我推说身体不适,不能干,妈妈很失望的回房去了,她还不知道,我这是在为了呆会更刺激的工作保留体力啊~妈妈忽然从房间里冲了出来,吓了我一跳,只见她直奔厕所,在里头吐了起来,妈妈今天喝了很多的酒,这样正好,别到我上场的时候吐就成。

  到了晚上11点,妈妈经过几次的呕吐後,肚子里吐空了,人也睡死了,我赤裸着身子提着一个袋子进了她的房,我走到了她的床前,将袋子放在床头边,便开始实施我的计划了……我先脱光了妈妈的衣服,然後从袋子里拿出手铐,将她的手反拷在背上,然後又将爸爸生前用的一条红色的领带给她系上,接着又将她自己的那双长筒靴给她穿上,都准备好了後,我将妈妈摇醒了。

  「这是怎麽回事?!」妈妈看着自己这身奇怪的装扮,瞪着我说:「你又想干嘛?」我没有回答,只是抡起巴掌用力的给了她一巴掌,妈妈「啊——」的一声翻了过去,我一把抓起她的头发,又是一下,「啪——」妈妈被我打的左摇右晃,我端起她的下巴,拿起鸡巴就往她嘴里塞,妈妈毫无反抗之力,只有任由我的鸡巴在她嘴里进出着。太爽了!原来被人吹箫的感觉是这麽的爽。

  我抓着妈妈的头发,将她的头用力的撞着我的腰部,「唔唔……」妈妈似乎又要吐了,我连忙将鸡巴拔了出来,看着妈妈那被我打的通红的脸,和她那满脸的泪水,一种强奸的快感涌上心头,我伸过手去抓她的脚,妈妈连忙把脚缩了回去:「你…你想干什麽?!」我笑着回答道:「臭婊子,你不是不喜欢口交吗?今天我要让你求我给你吹!!!」我用力的提起她的一只脚,拿起一个早已准备好了的木棒对准她的阴户插了进去,「啊—啊—」妈妈疼的在床上直滚,「呜…啊……饶了我吧……小崆……妈妈求你了…饶了妈妈吧…啊……你要妈妈干什麽都行……求求你……」我放下了她,走到了她的面前,将鸡巴在她脸上不停的蹭着:「早就该这样嘛,你知道我想要干什麽的,还不快点!要用舌头舔!」妈妈连忙将我的鸡巴含在嘴里,妈妈用她那性感的嘴唇吸吮着我的肉棒,并用舌头来回的舔食着,「唔唔……」我受不了了,我兴奋的抓起妈妈的头发将她的头拉向肉棒的根部,鸡巴直接插到了她的喉咙里,就这样我的鸡巴在妈妈的嘴里玩命的进出着。

  感到要射出的前夕,我使劲摆动腰部将大肉棒送入妈妈喉咙深处,更激烈地抓着妈妈的头如插肉穴般抽插着,妈妈的淫嘴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在达最高潮时,我更是粗暴的将大肉棒差点连两粒肉袋整个让她吞入,我狠狠地抓紧妈妈的头使自己的下体整个贴上她的脸孔,让她的小嘴无法吐出我的肉棒,我不行了,随着我充满快意的一声尖叫,同时浓浊的精液完完全全的射进了她的喉咙。

  妈妈忽然咳了一下,我想她大概是想将精液吐出来,我连忙端起她的下巴,并用手紧紧的掐住她的鼻子,最後妈妈不得已只好将她儿子的精液吞进了腹中,她倒在了床上。

  然而我的游戏并没有结束,我从袋子里抽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皮带,朝着妈妈的身上就是一阵猛抽,皮带「辟里啪啦」的打在她的身上,妈妈的身上马上就遍体鳞伤了,全身上下都是一条条红色的伤痕,妈妈歇斯底里的哭喊着,看着她这麽痛苦的样子,我的肉棒再一次雄起,我拿起鸡巴对着她的骚穴疯狂的抽插着,就在我插进去的一瞬间,我发现妈妈的阴户早已湿透了,看来我的估计没有错:妈妈果然是个受虐待狂!

  想到这里我更是慾火焚身,肉棒的抽插更有力,手里皮带的抽打也更加凶猛了,「啊啊啊啊——疼——啊——我要死了——啊——」妈妈声音我听出来了,那不是因为疼痛导致的惨叫,而是因为快要到高潮而发出的淫叫!

  我也不行了,我连忙将鸡巴拔了出来,对着妈妈的脸上射去,妈妈脸上转眼间便布满了精液,看着妈妈那已经是体无全肤的身体,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样去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简直是爽呆了!!!

  妈妈也只剩下了喘气了力了,就这麽一动不动的,我爬了过去,掰开妈妈的大腿,向着已经被我插的翻了出来的阴户深深的吻了下去……

  【完】